当前位置:全本看 > 龙抬头 > 1652 湖边,小屋

1652 湖边,小屋

  如果可能的话,我也想带魏子贤走,但我实在腾不开手了,我一手拎着酒中仙,一手拎着老乞丐。

  当然,也是因为我知道魏子贤不会有事的,混战已经结束,不会误伤到他,而且藤本一郎也不会伤害他,最多把他送回华夏而已。

  我率领着众人狂奔而去。

  虽然我们暂时脱离了危险,但我知道这事还没结束,藤本一郎不可能放过我们的,这次围剿虽然没能成功,但他接下来可能会派出警视厅,在整个东洋范围内搜捕我们。

  所以,刚一离开树林,我便对众人喊道:“大家分散而行!”

  大家各走各的,还能分散目标,降低被杀的概率,在一起反而会被一网打尽。众人听我的话,立刻各自散去,都是老油条了,知道怎么隐匿身形,也知道该往哪里藏。

  众人立刻各自散开、兵分数路,各逃各的去了。

  我拎着老乞丐和酒中仙,童耀拎着春少爷和河西王,我们跟在何红裳的身后,疾速往前飞奔。其他的人,实在救不出来,八成也是凶多吉少了,这次杀手门和洪社都损失惨重。

  算上一个多月之前那场战斗,这是我们第二次失败了&www.qbkan.comdash;要是再算上南王、春少爷他们那次行动,都能算第三次失败了&www.qbkan.comdash;可第一次失败还能怪在我的头上,这一次失败则完全是魏子贤的锅了,这个家伙没有经验还刚愎自用、妄自尊大,才导致今天晚上的大败而归!

  魏老还指望他跟我学点东西,这还学个屁啊,谁能教得了他?

  我们几个继续向前飞奔,准确地说是我和童耀跟着何红裳,他们在这躲了近一个月,也算熟门熟路,知道该去哪里。不得不说,东洋绿化确实搞得很好,只要不是在城市圈,基本就是大片的山林和湖泊,不愧是森林国家。

  这个国家爱护环境恐怖到了什么地步,他们甚至不自己造一次性筷子,只从其他国家进口,避免自己国家的树木遭到损伤。

  也不知道奔了多久,几乎从天黑奔到天亮,我们终于来到一处隐蔽的山坡下,这里有一望无际的湖泊,还有密密麻麻的树林,以及一栋粗糙的小木屋,一看就是手工打造的临时住宅。

  何红裳就停在了这栋小木屋前。

  “我和童耀之前就在这里住着。”何红裳推开了门,我们跟了进去。

  外面冰天寒地,里面却是温暖如春,屋子角落有个炉子,里面正烧着通红的碳。屋子里面有张双人床,显然是童耀和何红裳休息的地方,确实就连我也不知道他俩怎么会走到一起的,但既然是心甘情愿,旁人就只能祝福了。

  我和童耀分别把四人横放在床上,何红裳则走到角落去给炉子加碳。

  我们又分别检查几人的伤。

  春少爷伤得最重,几乎要失去知觉,老乞丐和酒中仙也伤得不轻,只有河西王稍微好点,还能和我们说话。

  杀手门七八个兄弟,全都是天阶成员的那些,八成是死掉了,乔戈尔没有理由放过他们。

  杀手门损伤极其惨重。

  看着几人伤成这样,童耀叹着气说:“我和红裳要是能早点到就好了,或许我们能干掉乔戈尔的。”

  之前童耀和何红裳以为战场会在酒店,所以提前埋伏在酒店的地下仓库里,所以来迟一步。

  躺在床上的春少爷却气若游丝地说:“你们来得早也没用,藤本一郎做得准备太充分了……”

  春少爷竟然还能说话!

  我赶紧扑上去,想看看他怎么样了,他微微冲我摇头,意思是没事,但我看到他的额上冷汗涔涔,情况显然并不那么乐观。

  童耀说道:“咱们一起上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

  春少爷摇了摇头:“难道你没发现,今天晚上根本没有改造人的身影吗?”

  春少爷这么一说,我们才想起来,今晚确实没发现改造人的身影,只有山王会、亲和组和松叶门的人。按理来说,乔戈尔手下应该有一批很强的改造人,比如说之前的史丹尼,就是名A级改造人。

  如果这些改造人也出现,我们绝不可能逃出来的,八成得全部死在那里。

  春少爷继续说道:“改造人为什么没出现,我也不太清楚,可能是何红裳的毒虫大阵打了他们一个猝不及防,还没来得及现身?不管怎样,咱们都没胜算,藤本一郎既然布下了局,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咱们能逃出来就不错了……”

  众人一片沉默,显然被春少爷说服了。

  还是那句话,春少爷人品虽然不好,但他还是很聪明的,看事情也很准。

  春少爷又继续说:“这个地方安全吗?”

  童耀说道:“暂时比较安全,我们都在这躲近一个月了。”

  当然,这要看藤本一郎是不是上心抓我们了,真要在整个东洋范围内敞开搜,怕也撑不了几天吧。

  春少爷点点头说:“我受的伤比较重,琢磨着一个月才能好,咱们必须得藏好了,等到我们几个完全恢复,再想办法对付乔戈尔!”

  春少爷的志向不堕,还是很坚韧的。

  童耀点点头说:“好!”

  春少爷又说:“也不知道魏公子怎么样了,希望他能好好的吧……”

  我说:“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藤本一郎杀谁也不会杀他的。”

  那可是魏老的亲孙子,真把魏子贤给杀了,得发生战争了。

  春少爷说:“即便如此,还是确定一下魏公子的安全比较好……”

  童耀点点头说:“等我休息一下,随后到京府去打听下。”

  童耀也受了伤,之前挨了乔戈尔一拳,不过相比春少爷等人来说就很轻了。

  就在这时,何红裳突然用力捅了几下炉火,像是在发泄什么情绪,“砰砰砰”的响个不停,大家都很奇怪地朝她看去。

  何红裳则迈步走向门外,同时说道:“老公,你出来下!”

  童耀便跟出去,还把门关上了。

  也不知道小两……唔,以他俩的年纪,可以叫老两口了,也不知道老两口出去谈什么,还要避开我们。

  屋子里面又陷入了一片沉默。

  我走到床边,握住老乞丐的手,说师父,您怎么样?

  老乞丐冲我摇了摇头,他的一张脸无比煞白,显然很是难受。他似乎有无数的话想和我说,但又说不出来,我只能叹了口气:“师父,您好好休息吧,我会照顾您的。”

  老乞丐便闭上眼睛。

  乔戈尔真的是太强了,眼看着这些一个又一个在我心里如同神仙一般的人倒下,确实让我无比感伤。都说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可像乔戈尔这种S级改造人,怎么着也该是人类的巅峰了吧,也是战斧能够拿出的最尖端的科技。

  春少爷突然幽幽地说:“今晚南王他们要是也在,就是有改造人也不怕了,肯定能干掉乔戈尔……”

  春少爷这么一说,我倒想起来了,问道:“我爸他们怎么样了?”

  春少爷叹着气说:“上一次行动失败,你爸他们都被警视厅的抓了。”

  之前魏老跟我说过这事,但是具体谁被抓了,我还真不清楚,看今晚上的阵营,没有隐杀组和龙虎商会的身影,忍不住又问他:“我爸他们,还有赵虎他们,都被抓了?”

  春少爷说:“是啊!”

  我疑惑地看着他,说:“你们都没有事,怎么偏偏隐杀组和龙虎商会都被抓了,不会是你从中捣的鬼吧?”

  不是我要怀疑春少爷,因为他这个人,干这种事太正常了,完全符合他的作风!

  春少爷摇摇头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怀疑我,咱们就是总搞内讧,才会被别人趁虚而入的!”

  内讧?!春少爷也有资格说内讧?!

  之前在凤凰山,要不是他刺了南王一剑,我们至于被萨姆逼得那么惨吗?

  要不是看春少爷身受重伤,我真想左右开弓好好扇他几个大耳刮子。当然,我现在也不是魏子贤了,不能再打他了。我都不想搭理春少爷了,默默地坐下来烤着炉子。

  也不知道洪社的人怎么样了,我没手机,联系不到他们,春少爷等人倒是有手机,我也背不下来颜宴的号啊。不过,他们也算是本地的土著,洪社又在当地屹立那么多年,背后还站着万千华人,应该有办法保护自己吧。

  春少爷他们伤得都挺重,时不时能听见他们倒吸凉气,牙齿也咬得咯咯直响,确实是男子汉,愣是一声都没有哼。

  河西王突然说道:“你们要疼得受不了,就跟我一起背:爱岗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三个人狠狠骂道。

  “真的有用……”

  “滚!”

  河西王终于闭嘴了。

  这对话虽然好笑,但是我却笑不出来,因为心里真的是太苦了,完全看不到希望和明天的那种苦。

  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了隐约的吵架声。

  是童耀和何红裳在吵架。

  怪了,这老两口吵什么呢?

  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,走过去把耳朵贴在了门上……

看网友对 1652 湖边,小屋 的精彩评论